迎驾VS稻花香,“做百年”和“奔千亿”的两种酒企范本,你更看好谁?

时间:2017-05-26 14:53:46     来源:云酒头条    

2017年5月21日,这一天是农历的小满节气,迎驾贡酒生态洞藏2017封藏大典在迎驾酒厂隆重开启,迎驾集团总裁倪永培担任主礼,率领参祭人员恭迎祖驾、诵读祭文、为迎驾祈福。

 

而在迎驾酒厂向西约573公里的宜昌稻花香企业内,一场由稻花香集团董事长蔡宏柱亲率的“燎原战略”正火热进行,所谓“燎原战略”,是把全国市场划分为四类共计900多个区域,计划培育一批大中型客户,重点培育四大系列产品,让稻花香系列产品走进千家万户。

 

截然不同的两种画风,恰是迎驾与稻花香两家酒企的愿景写照,迎驾要做百年企业,稻花香要打造千亿规模。

 

百年与千亿,这也是白酒行业两种极具代表性的企业目标,尽管做久与做大之间并不矛盾,但思想源头的差异,终会在企业战略和行动层面得到表现甚至放大。这种差异对酒业竞争形势又将产生怎样的影响,我们不妨从迎驾和稻花香身上加以比较分析。

 

迎驾贡要“往上升”

 

在5月21日的迎驾贡酒生态洞藏2017封藏大典上,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王延才表示:“迎驾贡酒是中‍‍国‍生‍态酿酒的倡导者和引领者。”不可否认,迎驾贡在生态酿造领域已做出了特色,走在了行业前列,这也是其百年发展的最大本钱。

 

回顾过往,迎驾集团的生态体系建设,是伴随着企业的持续性发展而不断完善起来的,其本质上是一种精益化管理,把一切可利用的资源都利用到极致。目前,迎驾已经形成了生态产区、生态剐水、生态酿艺、生态循环和生态洞藏五大系统化的“生态酿造体系”。2017年,主打生态酿造的“生态洞藏”酒已经成为迎驾贡酒冲击中高端市场的拳头产品。

 

但与生态化发展的显著优势相比,迎驾在品牌影响力和知名度上还“稍欠火候”,如果说生态发展确立了迎驾的行业地位,那还需要通过品牌提升,将之转化为相应的市场地位。百年发展之路如果没有品牌的强力支撑,恐怕会走得非常艰难。

 

事实上,迎驾已经展开行动,其2016年组织洞藏产品大小品鉴会50多场次,举行了两场迎驾贡酒大型群星演唱会,策划了“安徽人在上海春晚”、“寻找掼蛋王”等多种事件营销活动。

 

作为徽酒军团走出本省最成功的企业之一(2016年迎驾在省内实现收入16.69亿元,同比增长3.97%;省外实现收入11.29亿元,同比增长5.65%,目前省内外对比在1.48:1,属于较为合理的状态)。与之相对应的是,迎驾的品牌建设也分为两个方向,一是向外,向外部市场延伸扩散,二是向上,占位安徽,强化消费者对迎驾的价值认同。

 

从生态建设到品牌升级,本质都是迎驾对百年发展的基础布局,其生态酿酒的当前优势,是通过长期投入和坚持而形成的,而品牌的塑造提升,同样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。相信随着时间推移,“最美酒厂+生态酿造”的迎驾形象,将更多出现在大事件、大平台上,为实现百年愿景积蓄势能。

 

稻花香在“往下沉”

 

在2016稻花香集团年会暨2017誓师大会上,稻花香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蔡宏柱作了2017年誓师动员令——“十三五规划,剑指千亿”。

 

对于这个目标,稻花香选择的路径是“下沉”,如蔡宏柱所言,稻花香对于这轮变革的把握有一个基本点可以肯定,那就是始终坚持市场经济环境下的市场化运作,核心点就是不脱离最大公约数的消费群体(中低档为主),使用顺应市场化的操作模式(金网工程)。

 

今年4月中下旬,蔡宏柱便开始带领高管团队开始深入市场一线,推进实施稻花香设定的“燎原战略”。

 

“燎原战略”是稻花香对“百市千县万镇”战略的拓展和延伸,其核心是重点培育大中型区域、重点培育大中型客户和重点培育四大系列产品(清样、原浆、活力、珍品四大系列产品),确保“顶层设计”落实到位,从而进一步拉动品牌、拉动销售、拉动消费。

 

此外,稻花香旗下的关公坊酒业,从目标、产品、市场三个方面推进“百镇千村万店”活动,健全营销大数据,促进产品迅速进入终端;优化产品结构,加大苦荞系列产品和经典系列产品铺市,实现核心市场和区域全覆盖。

 

三麦酒业加大核心市场建设力度,构建“核心客户网络渠道”一体化管理平台,2017年计划打造宜昌城区、汉川、天门和仙桃市场等4个年销售过千万的市场,培育当阳、潜江、钟祥和孝感城区市场等4个年销售500万元以上的市场。

 

对于酒企而言,无论十亿、百亿、千亿的发展愿景,终究要靠一城一地、一刀一枪的市场销售来实现。地面作战、铺建网络的市场营销能力,正是稻花香发展壮大的“看家本领”,当稻花香提出“千亿”目标,其潜台词就是要不断下沉,渗透到市场销售的最末梢,用加倍的精力投入,去实现扩张和增长。

 

从做企业的角度来看,无论百年与千亿,都是值得尊敬的目标,其在策略战术上的差异只是相对的,对发展的追求才是绝对的。在迎驾和稻花香身上,也有很多相似之处,这正是源自他们对发展的共同追求。

 

比营销,迎驾在安徽省内精耕多年,强大的深度销售体系非常成熟,并同样提出了“百亿迎驾”的具体目标;比生态,稻花香深谙循环经济产业之道,将企业发展与生态建设、农民增收紧密结合在一起,打造出独具特色的白酒小镇。

 

作为极具代表性的两家区域白酒企业,迎驾的百年梦想和稻花香的千亿路径,最终很可能在步步为赢、发展壮大的道路上实现殊途同归。

 

百年和千亿,是“山里人”倪永培和“农民”蔡宏柱的对话

 

从企业战略和思维层面分析迎驾和稻花香,就离不开倪永培、蔡宏柱,他们分别是两家酒企的灵魂人物,给企业打上了深深的烙印。迎驾的百年,稻花香的千亿,在某种程度来说也是倪永培与蔡宏柱之间的对话。

 

倪永培生于1952年,上过山下过乡,1970年招工进入佛子岭酒厂当酿酒工人,到1986年升任厂长,之后曾调任霍山县经贸委主任,又辞职回到酒厂,在倪永培的带领下,曾经年产值不足百万的佛子岭酒厂,发展成今天的“生态酿酒引领者”迎驾集团,迎驾贡酒最新市值达到149亿元。

 

蔡宏柱比倪永培年长一岁,靠着“三个人、三口缸,1500元贷款”起家创业,历经磨难打造出稻花香集团这个多元化的酒业帝国。数据显示,稻花香集团2016年共完成产值510.66亿元,同比增长18.13%;实现营业收入505.62亿元,同比增长16.09%。

 

与大多数生于50年代的企业家相似,倪永培和蔡宏柱都经历过无数坎坷磨难。他们少年时期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,知道忍饥挨饿的痛苦和无奈,上山下乡让他们在最好的岁月里失去了学习机会。而他们早期的创业经历,几乎都是一部混杂着汗水、泪水的编年史。

 

但也正是这样的经历,铸造了他们的能力和性格。

 

1956年出生的黄宏生说,正因为经历过苦难,“我们才敢于冒险,敢于承担责任,有顽强的毅力。”生于1951年的王石说“我们这些50年代出生、80年代从无序到有序走过来的企业家有泛政治化的倾向,有实业强国的情怀。”

 

倪永培说:“我就是山里人”,“大别山革命老区人民有一种能吃苦、不服输的性格,我们现在立志办一个大企业,只要齐心协力,我想也一定会成功”,“做企业有一点很重要,就是要脚踏实地,像农民种田一样,一步一个脚印”。

 

蔡宏柱说:“我过去是农民,现在是农民,将来还是农民”,“带领农民致富,是我终身的理想。”

 

在这两段话里,似乎透露出“百年”、“千亿”的源起,是大别山老区人的坚韧性格,是带领农民致富的人生理想,这也是决定迎驾、稻花香在未来能够做久、做大的关键原因。

 

倪永培与蔡宏柱,民营企业家的实业梦想,你怎么看?文末留言等你分享!


未标题-1.jpg